顧爾德專欄:美中台都在搞「戰略模糊」

2024-06-03 18:12 / 作者 顧爾德 / 資深新聞工作者、專欄作家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5/31在新加坡與中國國防部長董軍會面,這是2年來兩國防長首度面談會議。路透社
中國以兩天軍演回應賴清德總統五二○演說。這項名為「聯合利劍」 的軍演來的快、也結束得快,北京到底希望透過聯合利劍傳遞什麼訊息?如今台海的情勢到底有多緊張?北京、華府與台北各自打著什麼算盤?

美中防長香格里拉對話會談 台海問題成焦點

就在「聯合利劍」軍演剛結束,美中兩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J. Austin III)與董軍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對話舉行會談,這是美中防長超過1年半以來第一次會談, 台海問題也成了會談焦點。

兩人會談前各自藉由演說向對方放話,董軍不點名批評美國「險惡用心正在把台灣引向險境」,「誰膽敢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必將粉身碎骨、自取滅亡!」奧斯汀則強調,印太地區依然是美國安全戰略首要之區,這一點不會因為烏克蘭與中東戰事而改變;他重申反對在印太地區「採取破壞現狀、威脅和平與穩定的行動」,「支持維持台海現狀」。

據美國國防部官員指出,與董軍會談時,奧斯汀就中國在台灣周邊軍事行動向董軍施壓;他還稱,儘管中國軍方不斷騷擾,美國仍將繼續派遣機、艦進入中國附近的國際空域和海域。兩人也討論了如何恢復美中兩軍之間的溝通。在美國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訪台後,美中軍事熱線中斷,恢復兩軍常態性溝通是拜登政府積極推動的,目前看起來有不錯進展。

中國周邊海空域 解放軍退役大校周波指美中都不會讓步

兩軍建立溝通機制是要避免因誤解而擦槍走火引爆戰爭,那麼南海還是台海最可能擦槍走火?對這個問題,北京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員、解放軍退役大校周波,5月間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發表〈美國,中國,以及宿命陷阱〉(America, China, and the Trap of Fatalism),他的分析頗值得參考。

北京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專員周波。翻攝央視


曾擔任中共中央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的周波指出,在中國周邊海空域,美軍會繼續進行中國人認為的「挑釁」,而解放軍也會繼續「騒擾」美軍,雙方都不會讓步,這種動態會持續下去。其中,南海是較容易擦槍走火的地方。周波引述五角大廈的統計,2021年秋季至2023年秋季間,中國飛機在這個地區對美國飛機進行180多起「強制和危險」攔截。但南海的衝突不容易演變成全面衝突。他以2001年美中空軍在南海擦撞為例,最終還是透過外交途徑順利解決了糾紛。

周波:相對於南海紛爭,北京對台灣問題的處理更謹慎

台海情況則不然。「唯一可能將中美拖入全面衝突的是台灣爭端。」周波認為,目前正在開展一個危險循環:美國擔心中國可能發動攻擊,因此加快對台軍售、擴大培訓和人員交流,要將台灣武裝成刺蝟;「憤怒但越來越自信」的中國則派出更多戰機定期飛越台海中線──台灣海峽曾經是兩岸的緩衝區。

不過,相對於南海紛爭,北京對台灣問題的處理更加謹慎。「只要北京相信仍有和平統一的可能,台灣不會發生戰爭生。」周波指出,即使曾經自稱為台獨政治工作者的賴清德當選台灣總統,也沒有跡象顯示北京已得出和平統一無望的結論。他引述習近平4月間會見馬英九時的談話,要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關鍵是堅持一個中國原則。

周波這篇文章是在賴清德五二○演說之前發表的,賴清德發表被稱為「新兩國論」的演說後,周波是否改變看法?五二○後周波接受《香港○一》訪問指出,他對賴清德的演說「有點小小吃驚」、「比想像得要強硬」,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這實際上就是兩國論了」,兩國論是「大陸絕對不可能接受的」,因此「今後兩岸恐怕在政治上很難有大的進步」,「互相之間的融合溝通也會比較坎坷」。

習近平對和平統一絕望了嗎 周波:中國是有耐心的

周波的用詞也很委婉,沒有斷然否定「融合溝通」的可能。所以到底習近平對「和平統一」絕望了嗎?周波引用《反分裂國家法》中提到的三種可以採取非和平手段的情況:「首先是『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第二種情況是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第三種情況是,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不得不採取軍事手段。」

其中第三種情況定義最不清楚。「我認為到目前為止,中國是有耐心的。」周波認為,中方的耐心基於兩個基本研判:一、台灣搬不走;二、時間站在大陸這一邊。更重要的是,周波提到:中國對台灣的「戰略模糊」。

「戰略模糊」一直是用來形容美國對「台海有事,美國是否出兵?」拒絕明確表態──即使拜登政府多次發言傾向戰略清晰。周波說,華盛頓最大的戰略模糊來自北京:一個越來越強大的中國會對最終和平統一更具信心,或者愈見不耐煩並訴諸武力?「很少人提到大陸的這種模糊戰略,大陸也確實存在一定的戰略模糊,否則外界也不會猜來猜去,比如猜測統一的時間表,以及會不會武力統一等。」周波最終還是認為,不斷崛起的中國「會對最終的和平統一更有信心」。

兩岸三地在戰略模糊中互探紅線、建立護欄

曾經跑出許多中南海獨家新聞的《華爾街日報》(WSJ)駐北京記者魏玲靈(Lingling Wei)也對周波的中國對台「戰略模糊」觀點大加推祟,她稱:「周波有關北京對台政策的文章被認為是必讀之作。」

魏玲靈分析「聯合利劍演習」說:「中國在新一輪武力恫嚇背後採取的是一項既定政策,旨在讓中國領導層在是否以及何時動用武力控制這個自治島嶼方面具有靈活性。」她的結論是:「這是中國版的『戰略模糊』。」中國刻意不說清楚何謂「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目的是要「讓台灣、美國及其盟國吃不準中國的紅線在哪,並防止外部勢力慫恿台灣宣布正式獨立。」一些中國政策專家告訴她,習近平並沒有改變在台灣問題上長期以來的「戰略模糊」。

戰略模糊依然是華府台海問題的標準答案, 習近平則依循《反分裂國家法》這個中國版的「戰略模糊」,而賴清德的「中華民國主權在民論」也是一種戰略模糊。兩岸三地就在戰略模糊中互探紅線、建立護欄,並摸索可能的溝通互動管道。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專欄作家
顧爾德 收藏文章

本網站使用Cookie以便為您提供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擊下方“同意”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政策,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